您當前的位置: 深圳物流到香港中心 > 國際

  • 2020-10-28 18:48
  • 來源: 央視深圳物流到香港客户端
  • 作者: 王逢治

  截至27日,美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經累計至近880萬人,22.6萬人死亡。美國媒體指出,在疫情中,美國醫療體系的諸多問題紛紛暴露出來,導致“醫療貧富差距”進一步加劇。

  ·“治不起”的新冠肺炎

  在當下的美國,得了新冠肺炎不僅可能致命,還意味着攤上了個“富貴”病。以病毒檢測為例,在有些地方免費檢測供不應求,一些迫切需要檢測報告的人不得不自己花錢,費用從上百到數千美元不等,最高紀錄是得克薩斯州的一家急診室,開出了高達6408美元的賬單。

  美國目前有44萬人因新冠肺炎入院治療,住院更是花錢如流水。根據美國保險行業組織研究,新冠肺炎住院患者的花費中位數為3萬美元至6萬美元不等(約20萬至40萬元人民幣),對於數千萬醫療保險不足或沒有保險的人來説,這可能意味着一朝破產。美國政府4月份推出臨時方案,由政府補貼未投保患者的新冠肺炎治療費用,但在實際操作中,很多人卻享受不到。因為入院治療的不少患者都有併發症,如果新冠肺炎不能作為主要診斷,就不能享受免費治療,且急救的一些項目也不在報銷範圍內。

  △未投保患者的賬單,自付費用高達7萬美元(圖自《紐約時報》)

  雪上加霜的是,因為大多數美國人依靠僱主提供醫療保險,疫情以來,至少有超過600萬美國人失業,從而失去保險,如果考慮到他們的配偶和子女,受影響的人數將超過1200萬。

  這種打擊對少數族裔更加明顯。據一項10月份公佈的全國調查(KFF),非洲裔美國人的醫療保健條件因疫情更加惡化。四成的黑人成年人稱自己認識的人裏有人死於新冠肺炎,幾乎是白人的兩倍。三分之一的黑人成年人和近半數的黑人父母因疫情而難以支付賬單。

  ·畸形的醫療體系

  美國的醫療系統經常為人所詬病,最直接的表現就是醫療費用奇高,養活了醫療機構、藥廠、保險公司,卻給患者和社會造成了沉重的負擔。

  △瑞德西韋生產線(圖自美聯社)

  消費者天價醫療賬單後隱藏着大量説不清的成本。以美國食藥監局最新批准的新冠治療藥物瑞德西韋為例,該藥將以每小瓶520美元或每療程3120美元(約2萬元人民幣)的價格出售給醫院,用於治療私營醫療保險的患者。對於政府資助醫療保險的患者,價格為每瓶390美元或每療程2340美元。

  美國醫療機構亂收費的現象也屢見不鮮。美國媒體此前報道了一個典型案例:兩個人一同去得州的一家醫療機做病毒檢測,卻收到了相差32倍的賬單。一人用現金自付只掏了199美元,另一人用保險支付卻被收取6408美元(約4.2萬元人民幣)。儘管經過保險公司與醫療機構談判,天價檢測費降到了1128美元,個人仍要承擔928美元。保險公司與醫療機構談判價格獲得折扣,這也是美國醫療體系的特色,越大的保險公司議價能力越強。

  定價“隨心所欲”的根源在於,美國的醫療系統完全市場化,上下游由醫療機構、藥廠、保險公司等利益集團把持,定價不透明,而政府也不會對醫療價格進行規範。在美國,大多數醫療費用是其他發達國家的兩三倍。例如,闌尾切除術在英國的費用為3050美元,新西蘭為6710美元,而在美國,平均價格為1.3萬美元(據2017年《國際醫療價格比較報告》)。最終,這些成本都會轉化為沉重的社會負擔,美國2018年人均醫療保健支出為1.1萬美元,衞生支出佔國民生產總值的比重高達17.7%。

  大公司可以給高管上高昂的保險,讓大多數工薪階層、自僱人士或失業者難以企及,造成了事實上的醫療貧富差距。據統計,在新冠疫情發生之前,就有8700萬美國人醫療保險不足或沒有任何保險。每年有超過五十萬個家庭因醫療相關債務而宣佈破產。根據一項最新研究,美國高收入人羣患心血管疾病的可能性是中低收入人羣的三分之一到一半。

  ·醫療改革成為最難啃的骨頭

  建立由美國政府出資、覆蓋全民的醫療保險是很多人追求的目標,好處也顯而易見,其一是不分貧富惠及所有人;其二是大幅降低成本,特別是減少私營保險公司和醫療機構附帶的間接費用;其三是對醫療鏈條內的收費進行規範。但是,如此做就會影響醫生的收入,以及保險公司的利益,因此從上世紀初開始,這一目標就從未能突破利益集團的阻撓。

  由於美國最大的醫生組織美國醫學會(AMA)的抗議和遊説,羅斯福總統1935年制定《社會保障法》時,被迫放棄了由公共資助的全民醫保計劃。隨着醫學的發展,醫院和醫生的費用開始上漲,第三方保險公司介入這個利潤豐厚的市場,奠定了當今美國醫療體系的基本格局。

  羅斯福之後的多位總統都試圖建立政府出資的全民醫保,但由於利益集團盤根錯節,醫療改革已成為華盛頓最難啃的一塊骨頭,大多數總統只能對這個體系進行修補,而不能動搖其根本。例如,1992年克林頓競選期間表示支持全民醫保,但當選後,卻轉而推動擴大僱主提供保險的改革方案,儘管是本着“做加法”的態度,卻仍未能付諸國會表決。

  直到奧巴馬時代《平價醫療法案》(俗稱“奧巴馬醫保法”)的出台,醫療改革才出現一次重大的進展,但仍保留了聯邦醫療保險(65歲以上老人)、聯邦醫療補助(低收入羣體)和僱主為僱員購買醫療保險的既有架構,主要是在擴大覆蓋、減少歧視、規範化等方面作出了改革。

  不過,這項改革的成效也受到不少質疑,有關機構調查顯示,近年來,美國成年人完全沒有醫保的比例在下降,但保險不足的比例卻在增加(保險不足指醫保自付部分佔其家庭收入比例過高)。

  △灰色代表沒有保險的人口比例;黃色代表保險不足的人口比例(圖自The Commonwealth Fund)

  可以想見,要想真正實現醫療保健的平等,必須要對美國醫療系統進行刮骨療傷式的改革,但是對於已經延續近百年的醫改爭議來説,這顯然還是一個遙遠的目標。(央視記者 王逢治)

編輯: 
推薦閲讀
熱點圖片